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
 
 
 
 
 

 
 
2018年4月6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胡佳:腿打着颤 我也依然向前冲(图)
——这个罪名是中共对公民的最高奖赏(上)
 
胡佳
 



2018年年初,胡佳做胆囊切除手术期间,北京国保仍然到医院监视他,术后回家,楼下警察又恢复了对他24小时的监控。2月中旬术后仍然虚弱的胡佳接受了采访。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编者按:胡佳,1973年7月25日出生于北京,网名freeborn。是一个硬生生被中共捧红的人。多年来他从关注环保事业开始,到以行动声援、营救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等。2005年他公开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党组织少先队。2007年获记者无国界中国奖。

2008年因为莫须有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中共非法政府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期间遭受酷刑。这使他获得欧洲议会的关注。

为了阻止胡佳获得萨哈罗夫人权奖,中共做了一件无比愚蠢的事情,就是对欧洲议会广泛施加压力,中共驻欧盟使团指胡佳「散布谣言、煽动颠覆政府」和「非法和外国人接触」。该团团长宋哲在向欧洲议会主席波特林递交的警告信中称,如果胡佳获得萨哈罗夫奖,这将「严重损害」中欧关系,且会「再次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

中共把胡佳捧到这个高度,加重了胡佳获奖的份量,让欧洲议会深切感到,不让胡佳获奖都对不起中共。于是,那一年欧洲议会颁发萨哈罗夫人权奖给胡佳,以表彰他在中国人权方面奋斗的贡献,同年他还被授予2008法国巴黎荣耀市民。在欧洲议会授予胡佳此奖项之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欧洲有关方面。这样一来,就使胡佳连续多年获提名角逐诺贝尔和平奖,并成为获奖热门人选。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内定给中国大陆人,这次中共为了避免让胡佳当选,于是制造了一场闹剧,把希望从党的碗里分一口汤喝的刘晓波送进监狱,让这个「监狱贵族」先具备获奖的第一个条件,然后派人去对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施压,说该奖必须奖给刘晓波。于是那年刘晓波得了诺奖。为了怕他泄密,到死都没让他出监狱。人刚死马上就火化了。

而胡佳不但在监狱里遭到酷刑,出来后,13年来,一年365天,驻在他家楼下的国保从未停止对他的监控。

2013年3月15日,胡佳在推特上表示,他因为被指「寻衅滋事」而在14日被北京公安带走到北京通州中仓派出所问话,期间遭到殴打,头部及腰部受伤。胡佳说,在被打期间,一个高约1.85米、手上还戴有佛珠的国保对他尤其凶狠,并口出秽言侮辱他的母亲。胡佳说「我实在无法忍受他这么说我76岁的母亲,我就拿起面前纸杯中的水泼向他,然后他们两个人就上来暴力攻击我。在我被侧面背挎过去的时候头部着地,流血了。」


2014年7月,胡佳遭到便衣国保袭击
并受伤,导致上颌骨骨折。
2014年7月16日晚上8点多,胡佳在北京市朝阳区草房地铁站东侧100米路北遭到便衣国保袭击并受伤,导致上颌骨骨折。

今年年初,胡佳做胆囊切除手术期间,北京国保仍然到医院监视他,术后回家,楼下警察又恢复了对他24小时的监控。

2月中旬,术后仍然虚弱的胡佳接受了采访。不久之后他即被警察带离北京,美其名曰是去南方旅游,实际是异地软禁。胡佳说,他被禁止接触境外媒体,是因为中共开「两会」、修改宪法。

44岁的胡佳让中共头大,他有一句名言:「我最喜欢干的事就是颠覆(中共)国家政权,给这个体制掘墓,只要什么事情跟这个沾边,我做起来就特别有劲。」难道他不害怕一次次的遭受折磨吗?对此,他有一句名言:「真正的勇士,就是那些腿打着颤依然向前冲的人。」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胡佳今年2月接受访谈时说的话,其中有很多很精彩的句子。

右派没有「平反」这个词

我1973年出生,我爸出身富农,妈妈出身资本家。1957年,我父母都成了「右派」,当时我爸是清华大学土木建筑工程系学生,我妈是南开大学化工系学生。

小时候父母两地分居,我跟我爸爸在一起生活,到戈壁滩、酒泉,嘉峪关等这些地方,后来,还跟他去工程兵部队当兵。我那时一年能见一次妈妈,她在河北衡水的一个地方小化工厂工作。

从1957年到1979年,经过22年的颠簸流离,我父母落实政策回到了北京工作,总算聚在一起。

我问过父母,「右派」是不是平反了?他们一起纠正我,右派没有「平反」这个词,就是「摘帽」,他们是「摘帽」右派,中共承认「反右夸大化」,不承认「反右」是错的,「反右」并没有被彻底否定。

我认为,中共应该向他们道歉,甚至跪下来,向他们谢罪!这个社会多少难得敢说真话的精英给打下去了!把我们民族精神的脊梁给打压下去了,这个邪恶不逊于侵华日军!

「煽颠罪是这个国家对公民最高的奖赏」

我父母被打成 「右派」之后的50年,2008年3月18日,中共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审判我。在有关我的189篇采访文章中,它选了八篇作为我的「罪证」。其中一篇文章里,我称毛泽东是暴君,还引用了陆游的诗。

他们问我,「王师北定」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我回答说,我就是想让我父母在有生之年,看到他们没有经历过的一种健康的国家体制,我觉得这是我对父母最大的尽孝,也是我对这个国家最重要的使命。

只要我生命延续一天,这使命就在我身上。不仅仅是因为我父母曾经遭遇的,也是这个民族很多人都遭遇的,这个事实的存在,是中共把全世界所有黑漆拿来都抹不去的!我来到这个国家,来了就是要还原所有被蒙蔽的历史真相,把奴役的体制,变成一个公平、自由、平等、免于恐惧的体制。

2007年我被抓后关在七处,看到一本叫《禅机》的书,胡平教授写的,里面有关于右派定性的文件,十几条右派「标准」,每一条我都符合!我想我还成了「右派」了!父母是「右派」,我成了右二代。

实际上我是幸运者,有这些经历很好,因为上天让我保持清醒,让我看到了很多事实,中共想用什么话语欺骗洗脑,都没有用了。

在我看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项罪名,是对公民最高的「奖赏」,是历史给你的嘉奖。在一个专制社会,你被控叛国罪,说明你选择对了,说明你是清醒的,说明你敢站出来,说明你不惜付出牺牲的代价,为社会进步做出了推动。

「共产党给我们民族都灌了迷魂药了」

安全和自由就是空气中的氧气,缺少氧气必然感到窒息。但安全和自由在中国是最为奇缺的。

我们和朝鲜就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表面上中国似乎没那么极端,没有犬决炮决,实际上中国大陆才是世界最大的监狱。高墙电网,武警站岗,这样的监狱是显形的。普通中国人根本意识不到自己被关在一个隐形的大监狱里。

从你出生在这个国家的那一刻,你就是牢里的人了,你就吃上牢饭了。牢饭很宽泛,包括精神上的牢饭,它给你的东西,是填鸭式灌输。它给你灌输狼奶,灌输仇恨教育,从小就让你觉得我们是正义的,世界其它国家都和我们作对,都想封死我们。你被洗脑,它灌输的东西慢慢渗透你的血液、基因,甚至影响下一代。

我出狱时女儿三岁半,我去给她找幼儿园,那是2011年,中共建党90周年,所有的幼儿园都要飘党旗,要教育童心向党,对两三岁的孩子起步就要进行这个教育。

只要上中国的公立小学,你就必然加入它的政治组织:少年先锋队,你必须带红领巾。教育你必须向强权低头,必须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必须做到不能说真话,要很会来事,要说假话,逢迎话,你必须拍马屁到炉火纯青才能混好,这成了社会生存基本法。

不能不说,共产党的洗脑灌输真是非常成功,它给我们民族都灌了迷魂药了。很多人宁愿做奴隶,觉得明哲保身是高明的,过好小日子就好,保护自己的家庭,不管他人瓦上霜。

在这种社会化监狱里,很多人的现实选择都是因为恐惧。因为如果你不屈从它,你就会被送进监狱里。

当一个人内心充满善,心胸开阔时,他是幸福的,而且是强大的

我小时候是「黑五类」,小伙伴不多,就自己找找伙伴:飞翔的小鸟,鸣叫的昆虫,水里游的小鱼,蹦跳的青蛙。没有人的伙伴,并不会影响我与万物自然的情感互动,反而我更富足,它们都是我的朋友。

我在1997年皈依(藏传佛教),但我信仰的起始,应该源于1989年,甚至更早。

我小时候很爱吃肉,妈妈有次炒了一碗酱红色的田鸡腿,就是青蛙腿,我看着好难过,一口都没动。当时十几岁吧,从那时就不想吃肉了。青蛙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啊。到超市,那些卖肉卖海鲜的地方,我都绕着走,那个颜色、味道,都使我想到动物被屠宰前的恐惧和痛苦。

我不杀生,我吃素,也和1989年有关。我体会过子弹飞过头顶的恐惧,知道生命是第一位的,不可侵犯的,不可被剥夺的。

我觉得自己不是那种慧根很好的,也不那么有悟性,但我觉得保持戒律,至少不会变得太坏。

当一个人内心充满善,心胸开阔时,他是幸福的,而且是强大的。我看到一些开车特别霸道的,我会告诉自己,不和他争,不值。你不再计较,你的宽容大度反而有利于别人反省,或者改正。我一直追求这样的境界,我还没有达到,但我知道什么是对的。一个有幸福感的人,必然是善良的。当然善良中少了正直和勇气,也不叫善良,那是残缺的。

为我的信仰被如此糟蹋感到难过

上至中国佛协会,下至地方市县一级的佛协会的会长,实际上都是共产党控制的,很多都是披着袈裟的党委书记,他们专权,很富有、很好色。

他们剃度了,披上袈裟了,看了几本经书,就可以讲法了,就成了「佛教师父」了,然后就可以收供养了,明码标价了!很多佛寺都这样,初一烧高香,头一柱香可以卖到四五十万!还有就是做佛事大范围敛财。僧人开着保时捷等豪车,所谓「大和尚」大在那里?大在荷包上。

中国虽然也有些衣服打着补丁修苦行的僧人,那是凤毛鳞角了。好多宗教场所,像碧云寺、卧佛寺等,已经成为经营性企业了!都在旅游局手里边。而且办个宗教场所的许可证,要100多万。

佛教寺庙要收门票,少林寺都股份化了!有科级和尚、处级的和尚、局级的和尚、副部级和尚,什么你是政协委员啦,我是什么啦!我做为佛教徒,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中,真的为我的信仰感觉难受。

做为六四的幸存者 我应该做些什么

1989年6月4日上午,那时我家住在朝阳区十里堡,在此之前,我参加过4·27游行,去广场支持过绝食的大哥哥大姐姐。后来和我家附近的112、155总站的司机售票员们,推着那些电车拦阻军车。6月3日夜到6月4日凌晨,路口烧了一个坦克,我们设的路障,就是那些电车,被撞得七扭八歪。

军车好像是沈阳军区过来的,很长的车队,被挡在十里堡铁路桥的东侧。我和一些市民,群情激奋地谴责那些军官士兵,不让他们进入北京城杀人。我记得一个军官的样子,感觉他是团长。他把军服脱了,露出白衬衫,手插在头发里边,很纠结很苦恼的样子。据说他收到的通知是到北京拉练。

警卫员发现事态有可能失控,跳下卡车,立刻拉上枪栓。我们一看,转身撒腿就跑。我听到震耳欲聋的枪声,非常大的,哒哒哒,我们拚命跑,心脏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我感觉气流从头顶上飞过,感觉都能把我的脑袋削去一块!

那时我15岁,那真是刻骨铭心,想起来都胆颤,如果那天我死了,我妈妈就是天安门母亲,按照她老右派性格,肯定每年六四她都要纪念的。

我的恐惧,从1989年6月4日那天那一刻,到现在都没有完全停止。也许这一次恐惧,让有些人后半辈子变成顺民了。还好,虽然我也害怕,但并没有让我变成一个精神萎靡、匍匐在地的人。做为六四的幸存者,我知道我应该做些什么事情。

我最幸福的事情还没到来

在我的生命中,尤其在我从事维权工作之后,常常会体验幸福感。但我最幸福的事情还没到来呢。

如果有一天,共产党被宣布解散,军队不再姓共,不再是党卫军,司法真正独立了,所有的人都可以讲真话了,不再恐惧了,不会因为讲了真话就招来警察上门,或者请你「喝茶」,把你直接带走了,那个时候,真的是幸福了。

中国有十几亿人口,包括监视抓捕我的国保,他们也不安全啊,他们也没有幸福感。中国变成法制国家时,我们才真的是最幸福的,我渴望那种感觉的到来,现在想想都觉得有要飞起来的幸福感。

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作为中国这块土地上的人,如果我能成为结束中共专政的一份子,下一秒去死,我都觉得值得,都是最幸福的。因为我没有虚度,我做了一个中华民族子孙应该做的。

最痛苦的是被毒蛇样的政体骗了多年!

中共靠中宣部的谎言来维系政权,它给你造出专门的一个信息网,国民能看到的都是党过滤过的。

了解很多真实的历史后,我最痛苦的就是:我怎么被毒蛇一样的政体骗了那么多年!它偷换概念,扭曲真相,从历史到现实,教科书、文艺宣传全是它包装的谎言!很多人到现在还认为是美国发动「朝鲜战争」,基本事实都搞不清哇!

我讨厌毛粉,讨厌自干五,但我越来越生起怜悯,我也曾和他们一样,从出生就喝狼奶长大,到现在都在脱毒!我没有拉黑这种人,我只是在下面评述,告诉他们,毛泽东一生只干对了两件事,第一是他死了,第二是他把儿子送到朝鲜让联合国军队除掉了;我告诉他们接触的都是百分之百的谎言,告诉他们反思。

当然很多人会把我拉黑,没有关系,可以理解,他们已经被脑残了。我们被谎言蒙蔽那么久,共产党从开始就把中共和中国捆绑在一起,许多人不愿意听批评,以为那些批评是针对中国,其实外在的批评都是针对中共的。

我最早被拘禁是2002年12月,原因是我考察爱滋病,给感染者的家庭送募捐的冬衣等,我干坏事了吗?没有。我是做好事,但屈辱从那时就开始了。

从2004年7月,一年365天我家楼下都有通州国保的警察便衣,每天24小时。(未完待续)△

(资料来源大纪元,人民报修改)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8/4/6/67103.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胡佳:腿打着颤 我也依然向前冲(图)
 
 
唐太宗高如日月 慎言慎行(图)
 
 
全校鼓励 他坚定的步向终点(图)
 
 
抗议建垃圾焚烧厂 闽粤纷爆警民冲突(图)
 
 
继母多次对继子投毒 致其死亡(图)
 
 
天人两隔 母亲的爱依然相随(图)
 
 
2018会发生大事!中共一举动应震醒世界(多图)
 
 
新闻简述(图)
 
 
 
大科学家往返天堂地狱 完成神旨意(16) (图)
 
 
各地维权简讯(图)
 
 
为吃饭免单 竟拍死苍蝇扔进菜里(图)
 
 
破天荒一大步 川普将派兵到边界阻非法移民(图)
 
 
惊人发现!创世主之手在改变人类家园(图)
 
 
为获释访民接风洗尘 江苏十人被刑拘(图)
 
 
犯人狱中网聊诈骗百万 多名狱警涉案(图)
 
 
美301制裁清单 对中1,300商品课关税(图)
 
 
 
 
妻妾现世报(图)
 
 
座头鲸"鲨口"救人 护送潜水员上船(图)
 
 
嘴上冒泡没用!中华民国重整山河(图)
 
 
中共淫乱的前生今世: 官越升体越虚(图)
 
 
录制"倒车"视频 武汉市民被超期羁押(图)
 
 
生命力坚强 断头鸡10天后还活着(图)
 
 
沙特王储支持川普中东议程 肯定以色列存在(图)
 
 
前世暴虐 今世遭报(图)
 
 
感觉爸爸就在身边 画面非常有爱(图)
 
 
老江告诉你:全球唯一的14A总裁 党不要(图)
 
 
欲乱伦 受天谴削功名(图)
 
 
突发车祸 单腿轮椅男善举感人(图)
 
 
维权组织"玫瑰团队"遭打压 51人被抓(图)
 
 
加拿大出现"阴阳天" 一边有日落一边没有(图)
 
 
捍卫美国网络主导权 川普挑战中共5G技术(图)
 
 
奇案 押解公帑不翼而飞(图)
 
 
 
 
天生无手无脚 成专业摄影师(图)
 
 
上海数千环卫工人罢工 讨要被扣薪水(图)
 
 
一房二卖 全额买的房子居然住不了(图)
 
 
申请美签需提交社媒账号 微博优酷QQ在列(图)
 
 
三胖潜入北京 中共满盘皆输(图)
 
 
珠海上千工人罢工 抗议被"打包出售"(图)
 
 
寻访格林兄弟足迹 探幽童话大道(图)
 
 
倒卖粮食券留案底 纽约华人换绿卡被拒(图)
 
 
上天的恩赐!浑身是宝的神奇面包树(多图)
 
 
"外贸尾单"旧衣产业转地下(图)
 
 
大唐奇文《钱本草》 诊治时弊民心(图)
 
 
中共淫乱的前生今世:马恩列斯毛(多图)
 
 
遇仙人李靖 去疾得道(图)
 
 
真诚互动创造幸福家庭(图)
 
 
各地维权简讯(图)
 
 
新闻简述(图)
 
 
大笑话: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图)
 
 
种瓜得瓜 种豆得豆(图)
 
 
好心收养流浪狗 结果反救自己一命(图)
 
 
命案悬宕十多年 马波维权被"维稳" (图)
 
 
500年木乃伊恍若刚死数周 解剖后的发现让科学家称奇(图)
 
 
欧盟对26项钢铁产品展开防卫措施调查(图)
 
 
钢筋从后颈贯穿口腔 因何命大生还(图)
 
 
支持盟国行动 川普下令驱逐60名俄外交官(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