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簡體 - 正體 - 手機版 

人民報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讀者園地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12
3456789
101112131415
 
 
 
 
 

 
 
2017年12月16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紀錄片《蠶食美國》中文解說詞(二)全文整理(多圖/視頻)
——欺詐大師:蠶食美國
 



紀錄片《蠶食美國》的導演柯蒂斯·鮑爾斯及其家人。



2015年鮑爾斯希望2016年入主白宮的總統能夠引領美國人民站在神的身邊。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編者按:在《九評》編輯部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世界篇》發表之前,人民報根據新唐人電視臺授權獨家播映的紀錄片《蠶食美國》(二)字幕文字稿,重新加工整理成中文文字稿格式,以便讀者朋友們閱讀和轉載。

該紀錄片用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艾倫·凱斯(Alan Keyes)博士的一段話作為結尾,這是一段感人肺腑的話:「我們不必從頭找尋,我們只需從新發現;不需要東走西顧,不需要上下求索;只要回家──回到信仰的核心,回到自由的真諦,回到對神的虔敬的愛,這種愛會戰勝一切恐懼,我們將從新找到美國,這是多麼奇妙呀!回到對神的信仰,在那裏你將從新發現美國。這就是我們現在要做的,這就是我仍然樂觀的原因,因為神能拯救我們的國家,但有一個條件:我們要先向祂請求。」

紀錄片《蠶食美國》中文解說詞(二)

欺詐大師:蠶食美國

(Black Hat 電影公司出品)

奧古斯丁·布拉斯克斯(Augustin Blazquez):

我在古巴長大,從來沒想到古巴會成為共產國家。當時很多人提醒古巴:共產黨在占領這個國家。我們都說,不會的,不會發生在這裏。人們做夢也想不到,現在看到這一切在美國重演。

我心裏不安,因為我知道結局是什麼,我知道再過一段時間,美國人做什麼也沒用了,他們將失去一切,失去擁有的一切,失去過去熟悉的一切,別以為在自己家裏安全,在家裏也不會安全,無論你在哪裏,他們會來找到你,抓住你的手臂,拿走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生活方式,最後你只能依靠國家。

美國前總統里根:

我們要有勇氣對敵人講:我們不會去付出這樣的代價,他們不能越界!

特雷弗·勞登(Trevor Loudon):

美國人需要了解這個界線是什麼,如果美國的經濟不行了,軍力就不行了,而軍力不行, 我們就都完了!再也談不上什麼自由意志,而且會長期處於這樣的狀態中 一蹶不振。

凱文·斯旺森(Kevin Swanson):

一切幾乎都會處於自我毀滅的狀態。

傑裏·博伊金中將(Jerry Boykin):

我們處於獨立戰爭以來最危險的時期。

霍爾木·舍瑞埃特博士(Hormoz Shariat):

但是我們對發生的情況毫無警覺。

安迪·米勒(Andy Miller):

他們就是要看到美國屈服,讓一切都變得「平等」。「自由不是免費的」。

G. 愛德華·格里芬(G. Edward Griffin):

「集體主義」「大政府」這些概念像磁鐵一樣吸引著「捕食者」階級。

羅賓·尤班克斯(Robin Eubanks):

計畫是到2020年在全世界布局就位。

大衛·諾貝爾博士(David Noebel):

如果我們麻木的聽之任之,得到什麼樣的後果也就活該了,因為馬上就會看到。

艾倫·凱斯博士(Alan Keyes):

我們正在走向一場噩夢,相比之下 二十世紀的所有苦難就是彩排!

大衛·美卡沃尼(David McAlvany):

人們擔心害怕時,會要求政府更多干預,而不是減少干預。

布瑞恩·蘇斯曼(Brian Sussman):

他們設計的理論就是讓人們恐懼,相信有危機。其實沒有什麼危機。

本傑明·頻克維赤(Benjamin Pinkevich):

我們在逐漸失去自由,就是因為害怕。

旁白:左派人士想讓你相信,大災難就在前面,避免災難的唯一辦法,就是完全按照他們說的做。本片揭示出,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木馬」騙局。精心策劃,其真實目地是要擊垮美國。

吉姆·辛普森(Jim Simpson):

我們一直是全世界共產主義的絆腳石,從它醜惡的抬頭開始。

旁白:宣揚伊斯蘭教,鼓吹氣候變化,推行「共同核心教學標準」,製造經濟危機,操縱福音,教會累積巨額債務。本片揭示出這些所謂的「問題」只是一個煙幕,掩蓋著有意策劃的對美國的攻擊,目標就是自由的基石。

斯達爾·帕克(Star Parker):

「世界宗教」已經讓人喪失了辨別好壞的能力。

彼得·哈蒙德博士(Peter Hammond):

俄國作家索爾仁尼琴說過,共產黨為什麼能占領俄國,就是因為我們忘記了神

他們明確的任務刻在喬治亞州的石碑上,也放置在「希望方舟」的文件中。要在世紀末消除六十五億人口,他們很可能做到,如果我們不阻止他們的話。

彼得·哈蒙德博士:

這不僅是一場保衛美國的戰爭,而是保衛人類的文明!

布瑞恩·蘇斯曼:

馬克思當年夢想的一切,就在我們眼前!

艾倫·凱斯:

他們已經在方方面面把我們推下了懸崖,美國不是將要倒下,我們正在倒下!

影片出現片名:蠶食美國 (二):欺詐大師

導演:柯蒂斯·鮑爾斯(Curtis Bowers)

柯蒂斯·鮑爾斯(Curtis Bowers):

2007年,我在做州眾議員,當時可沒想到(這些),當發現美國為什麼會從內部瓦解坍塌之後,促使我決定拿出全部積蓄製作一部影片。

我是從來沒做過紀錄片的,兩年的製作過程中,我的孩子每天向神祈禱,希望能在美國獎金最多的電影節上獲獎。我覺得(這個願望)簡直可望不可及,但是(向神的禱告)當然沒被神忽略。

2010年電影節最佳影片獎10萬1千美元大獎頒發給 「蠶食美國」(Agenda 1)!




柯蒂斯·鮑爾斯全家上臺領獎。



柯蒂斯·鮑爾斯全家虔誠信神。

柯蒂斯·鮑爾斯在領獎臺上激動的說:

神對我們太好了!感謝神給了我最好的妻子,如果沒有神安排的這樣的終身伴侶,人生的潛力不可能激發出來。所以我要感謝她!

孩子們,我要把這個獎給你們,讓你們永遠記住,神在傾聽我們的祈禱。謝謝各位!

柯蒂斯·鮑爾斯在得到大獎後,回憶說:

電影節過後,這個影片在全美播放,數百萬人觀看。兩年半的時間裏,平均每週在一千個地點放映。我們在各地看到觀眾受到巨大衝擊。

我和觀眾聊天,他們感覺有一百種不同的敵人,針對一百個不同目標發起攻擊。但是我通過研究發現,不是這樣的情況。如果事情按照統一的模式朝一個方向發展,背後是有原因的。這樣的一致性絕不是無意造成的。

我們巡迴放映途中發生一件事,將這個拼圖的真實樣貌完整的呈現出來。有一個茶黨團體每月在明州一個社區大學聚會,播放了「蠶食美國」影片後,我回答觀眾問題。一名男子站起來說:「祝賀你所做的研究,發現了各種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思潮對美國的影響,我要向你致敬」我說:謝謝你,先生。然後他停頓了一下,我知道他還有話說。他說:「我要告訴你,我是這所大學的教授,我是共產主義者,我們會獲勝,因為我們已經掌握了你們的下一代。」然後他就走出去了。前排一位女士哭了,她說:「他怎麼會在我們的社區大學?!」我說:「他在美國的每一所學校中!」

雖然很多人開始覺醒,在研究這些問題閱讀有關書籍,關心這個國家的命運,但他們還不知道要贏得一場顛覆戰爭,必須了解你的對手。

1960年代一名激進的馬克思主義領袖,講出了我們今天面臨的關鍵問題。他說:那些「問題」不是真正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要「革命」。

這些欺詐大師成功運用宣傳手段完成了戰爭最大的成就:讓我們以為他們已經不存在了。
這給了他們隨心所欲的機會,顛覆、操縱、欺騙、滲透、瓦解我們而不會遇到任何阻力。

我發現我們一點也不了解敵人,他們的策略、手段、優勢、弱點。我的工作遠沒有結束,人們還不了解他們所做的和正在做的。他們以這些所謂的「問題」為工具,在摧毀我們。

我們的敵人是誰

2500年前的經典著作「孫子兵法」寫道:「不知彼而知, 一勝一負。」如果了解敵人不了解自己,也有50%的機會獲勝,而「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傑裏·博伊金中將:
──前三角洲特種部隊司令、家庭研究協會,副主席

如果你不了解我們的國家,不知道美國人的自我認知,不知道我們的歷史,就不會真正了解美國付出的代價,任何人都可能將你引入歧途。

一旦我們清楚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在過去那試圖顛覆我們的一百年之前,我們是什麼樣的,是什麼造就了美國這個最偉大的國家,就容易認清敵人,那些攻擊我們立國之本的人。

神建立了三個社會基本結構:「家庭、教會、國家」。這清楚的告訴我們各自的職責和管轄範圍。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遵從神的指引,讓這三大社會結構各自履行職責,三種機構都是保護個體免受集體的傷害。我們如今面對的攻擊都是要摧毀這些機構。

「共產黨宣言」裏面說:共產主義的目標就是消滅家庭、教會和國家。這正是神建立的三個社會結構。無論個人或群體的動機如何,美國的敵人正是那些想把神賦予家庭和教會的權利轉移給政府的人,就是那些「集體主義者」。

G. 愛德華·格里芬:
──電影製作人/演講人、《從哲基爾島來的傢伙》(美聯儲傳)作者

「集體主義」是一個寬泛的概念,包括共產主義、法西斯主義、納粹主義、社會主義、左翼、自由派等等。這些不同的名字描述了集體主義的不同口味,而「集體主義」的核心就是「國家最重要」,個體需要為多數人的整體利益犧牲。

各種集體主義陰謀的最終目標,就是公民從出生到死亡都由政府包辦。這正是馬克思主義。不了解這一點的人以為只要不是極權統治,就可以給政府更多權力,歷史證明絕對不行。

大衛·美卡沃尼:
──McAlvany金融公司,首席執行官、《精心營造的家庭》作者

「各盡所能 按需分配」這是個宏偉的理想吧?問題是誰也不會主動下臺,一旦掌了權誰也不下臺。現實情況是,那美麗的圖畫只是圖畫,是虛構的,誰也不想下臺。

G. 愛德華·格里芬:
──電影製作人/演講人、《從哲基爾島來的傢伙》(美聯儲傳)作者

所以,無論你去哪個層級的政府,華盛頓特區的聯邦政府,還是當地市政府,比如星期四晚上你去了市政府,看看那些坐在大椅子上的都是些什麼人。小人物進來了,說我要投訴什麼什麼情況。他們不屑一顧的回答說:「過點兒了,明天再來!」

市政府那些是什麼人啊?是吃飽了混天黑的「政府官員」。每個人都在享受權力,被權力所吸引。他們收入穩定、待遇不低,靠納稅人養活,但不為納稅人辦事。

大政府從來就行不通,因為沒人有能力掌管一切。我們通常認為希特勒和斯大林都是極其邪惡的人,實際上地球上的每個人,一旦相信了他們那套哲學,又沒有更高的力量監管,都會像他們那麼做。

各種主張是會產生後果的,人的信條會決定自己的行為。他們不是天生的惡人,而是像我們一樣帶著罪業的人。但是他們的主張極其邪惡,今天我們依然面對這些主張。

美國是基於完全相反的概念:設立政府的目地不是管理每個人,而是保護每個人。個體利益高於其它,政府要服務於個人。

霍爾木·舍瑞埃特博士:
──「伊朗傳媒事工」創始人、伊朗出生長大

在美國,講的是珍惜每一個人。這符合聖經的教誨,該教誨源自基督教。但在共產國家或伊斯蘭國家人命不值錢,殺了人又怎樣!

不管包裹著什麼樣的理論外衣,實際上全世界已經把「各盡所能 按需分配」奉為真言。這正是共產主義的信條。

共產主義為何沒有消亡

帕維爾·斯特羅洛夫(Pavel Stroilov):

──《沙漠風暴的背後》作者、在蘇聯出生和長大

冷戰並沒有結束,或者說西方並沒有獲勝。冷戰不是兩個集團之間的軍事對抗,而是意識形態之戰,是烏托邦、極權、社會主義與民主自由、市場經濟之間的對抗。

幾年前我採訪了一個新西蘭人,他打入新西蘭共產黨內部。1983年被送往蘇聯的列寧學院受訓,這是為世界各地培養共產主義信徒的地方,有6000名在校學生,有的要學7年。

學校教給他們,要向西方敞開大門,緩和敵對狀態對共產主義的發展更有利。所以他們會向西方敞開大門,低調的不再提共產主義,還說要改變他們的系統。

G. 愛德華·格里芬:
──電影製作人/演講人、《從哲基爾島來的傢伙》(美聯儲傳)作者

列寧提出的一個策略就是要裝作已經被打敗,「共產主義」後來換成好聽一些的「列寧主義」。在「友好」和「敵對」之間反覆轉換,只是為了讓對方有一種錯覺,感到安全。

帕維爾·斯特羅洛夫:
──《沙漠風暴的背後》作者、蘇聯出生和長大

終結意識形態戰爭的方法,或者說消除一種意識形態,在歷史上有過先例,就是對納粹的審判。應該在20年前就終結冷戰,用紐倫堡式的審判來審判共產主義,曝光所有罪行 ,公開所有檔案,進行歷史的審判。但是沒有發生。

特雷弗·勞登:
──研究員 演講者、《來自內部的敵人》作者

納粹德國在二戰中被擊敗後,美國在德國實行了「去納粹化」,納粹份子必須離開權力崗位。這樣完全改變了那裏的政治氣候。

但俄國從來沒有清除克格勃,克格勃留了下來,現在比任何時候都強大。他們的傀儡普京還想重建蘇聯帝國。

G. 愛德華·格里芬:
──電影製作人、演講人、《從哲基爾島來的傢伙》(美聯儲傳)作者

他們會改換名號,帽子上原本寫著「共產黨政委」,現在把帽子後面轉到前面來戴,
上面寫著 「企業家」「資本家」「社會民主人士」。但還是同樣的帽子,同樣的人戴著,還是同樣的「列寧主義者」。

帕維爾·斯特羅洛夫:
──《沙漠風暴的背後》作者、蘇聯出生和長大

審判共產主義就可以結束這一切,但是沒有審判,所以我們的危機還沒有結束。這就是為什麼俄國有普京,美國有奧巴馬;冷戰仍在繼續,在莫斯科街頭,在德黑蘭街頭,在美國也在繼續。

他們的策略是什麼?我給你舉個例子,他們如果要達到一個目標,就勢在必得,他們想要全部。

H.L.理查德森(H.L.Richardson) 美國參議員
──「美國槍枝擁有者協會」創始人、《衝突政治》作者

他們主動出擊,不斷推動,直到對方開始聚集起來反對。這時,他們開始評估:對方的反對有力量嗎?會持久嗎?我們能堅持住嗎?是不是要再推一步?如果發展到對他們不利,他們就會放手,說:「好吧,我們不一定要全部,咱們都退一步吧,好好相處。我願意放棄要全部的想法,只要一點點,你們也讓一步好嗎?這樣我們可以合作。」

然後你會發現,一個月後,一年後,他們又來了。他們會一點一點,積少成多,得到他們想要的,典型的例子就是奧巴馬醫保。這醫保完全是美國的民主社會主義者、馬克思主義者設計的。通過他們的成員、奧巴馬的導師昆廷·楊做推手,而昆廷·楊是美國共產黨40年的黨員。

他們實現了第一步,2009年推出「平價醫保法案」,雖然不是政府一家獨大的方案,不是他們尋求的百分之百社會福利醫保,但是他們盡力拿到了想要的。現在看報紙,他們開始鼓吹這個法案會失敗,起不到應有的作用,會讓人們失望。不過這樣才對他們有利啊,他們就可以指責貪婪的保險公司、可惡的醫生,然後他們就會推動政府一家獨大的方案。

他們使用列寧和黑格爾的辯證法,能拿到多少就爭取拿多少。可以妥協,等阻擋的一方後退了,再繼續下一步。不斷這樣,不斷這樣,來得到想要的全部。

他們在每個問題上一直都用這個策略。不久的將來,我們就可能看到美國實施政府獨大的醫保方案。那時奧巴馬醫保不行了──本來就是這樣設計的。然後,他們就會使用政府干預,來處理高保費的問題和民眾的不滿。

我們一直沒有吸取教訓,一直在讓步,一直是在防守,所以也就一直在輸。

竊取經濟

大衛·美卡沃尼:

──McAlvany金融公司,首席執行官,《精心營造的家庭》作者

我們處於依賴政府的狀態,通過投票選舉來決定一些自己的利益。如果這裏面已經沒有你的利益了,這就是大問題了。

49%的美國人依靠聯邦政府。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如果天平向51%傾斜,就會出現合法的盜取。就是托克維爾所說的「多數的暴政」。民主雖然有諸多好處,但是到了51%多數人掌控局面時,就會出現問題。

斯達爾·帕克:
──C.U.R.E. 總裁、《盲目的自負》作者

福利社會帶來的破壞之廣,我們還沒有充分認識到。你認真去看那些自由派的想法,他們打著「社會公平」和「平等」的旗號,實際是有邪惡的目地。

如果政府盡一切努力讓公民依賴自己,其真正目地就是剝奪自由!人不能養活自己怎麼能說有真正的自由?!

G. 愛德華·格里芬:
──電影製作人/演講人、《從哲基爾島來的傢伙》(美聯儲傳)作者

今天的98美元相當於1913年的1美元。1913年美國通過法案,正式設立美聯儲,這就是一個經濟竊賊。

《共產黨宣言》第五項措施就是設立中央銀行系統,美國的中央銀行系統是1913年建立的,稱為「聯邦儲備系統」。

艾倫·凱斯博士
──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更新美國」創始人

提起美聯儲,大部份美國人以為是政府機構,根本不是。美聯儲是私有的銀行系統。

特雷弗·勞登
──研究員 演講者、《來自內部的敵人》作者

美聯儲不是政府機構,其「聯邦」二字和「聯邦快遞」一樣是公司名。

如果知道他們的名字,會看到他們每個人扮演的角色。但是我們容忍他們隱身,美聯儲還說我們沒有權力審計他們。看他們到底印了多少鈔票!每次印鈔都會加大通貨膨脹。

大部份人認為現在的通脹比較溫和,但是按照這個速度,每50年物價會增長10倍。

我祖父1915年買了一座好房子,花了4500美元;我父親1965年買的好房子,花了4萬5千美元;我買的房子是45萬美元。通脹如果保持現在的速度,我的孫子需要花450萬買房,他的孫子要花4千5百萬。

G. 愛德華·格里芬
──電影製作人/演講人、《從哲基爾島來的傢伙》(美聯儲傳)作者

通脹相當於一種隱形稅收,從儲蓄的人那裏偷錢。人們退休後發現,一輩子的積蓄什麼也買不了。並不是房子更貴了,而是過去一百年美元貶值了97%。

兩千年前 一盎司黃金可以買300個麵包,今天 一盎司黃金也可以買300個麵包,價格不會有什麼變化。是美聯儲在悄悄盜取我們的財富,而我們相信了他們的謊言,以為通貨膨脹是正常的。人類六千多年的歷史都沒有這樣,在美國從1913年卻神奇的開始了。

美國現在的經濟系統以凱恩斯理論為基礎,是約翰·梅納德·凱恩斯倡導的理論。如果你不相信他們是有目地的,聽聽凱恩斯是怎麼說的:「保持通貨膨脹,政府就可以悄悄收取公民的大量財富,而不會被發現。列寧說的沒錯,瓦解一個社會的基礎,最有效最不易察覺的方法就是令其貨幣貶值。這一過程動用其社會中所有隱形的經濟規律,而且一百萬人中也不會有一人發現問題」

《共產黨宣言》的第二項措施是實行分級收入所得稅,美國1914年開始實施。

艾倫·凱斯博士
──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更新美國」創始人

如果由政府決定你繳稅的比例,你想想政府控制了你多少收入?政府控制了你百分之百的收入!如果是這種情況,你已經不是自由人了,你是奴隸,依靠政府的配給來生活。

里根總統上臺之初,最高的稅率已達到70%。他任期結束時削減到27%,這期間政府收入翻了一番。

左派的謊言說,給富人增稅能刺激經濟。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都是他們的策略,為了讓人們更依賴政府。

蘇共創始人列寧語錄:「稅收 ,加上通貨通脹變相加稅,是取代自由經濟的致命武器。」

人們不明白:美國的自由經濟怎麼出問題了?

就是因為通脹、稅收、監管,扼殺了生產和創造財富的能力。人們現在談的是財富從新分配,而不是創造更多財富。世界上的每個人都可以成為百萬富翁,努力工作、創新、解決問題,就可以帶來財富。

「餅就這麼大」是謊言!是為了引起人們之間的競爭。

把政府加在我們身上的債務算一下,每個人欠債65萬美元,顯然永遠也還不清。

大衛·美卡沃尼:
──McAlvany金融公司首席執行官、《精心營造的家庭》作者

這就是破產的定義。

就像一個作家曾問:一個人是怎麼變得破產的呢?呃,就是慢慢的,慢慢的,然後,它一下子就發生了。

上帝說:借錢者是賒錢者的僕人。人為的極低利率鼓勵所有人深陷債務,成為銀行的奴隸。當你懲罰生產力,獎勵懶惰,你很清楚你在做什麼。我們會變成一個貧窮的國家。這會造成更多的依賴。不過,歷史的重覆並不止於此。

你會發現,事情會變得更糟,會向專制政權發展。專制是依賴的下一步,絕大多數國民會依賴政府。而要想給予這些國民他們所期待的,唯一的方法就是一個更強大的政權。

教育騙局

你如何改變社會呢?顯然,其中一個方法是改變下一代。

傑裏·博伊金中將:
──前三角洲特種部隊司令、家庭研究協會副主席

你通過教育系統推行這個改變,這恰恰就是過去這些年所發生的,美國的馬克思主義運動做的就是這件事。

凱文·斯旺森:
──電臺主持、《變節者》作者

教育系統決定了未來的方向,決定了下一代的心、思想和觀念。每個人都知道它有多重要。

布瑞恩·菲舍爾(Brian Fischer):
──美國家庭電臺、聚焦點節目主持人

他們知道他們可以控制我們的孩子,他們可以把他們的理念灌輸給這些年輕、饑餓的頭腦,他們可以把這些孩子變成(被他們控制)一生的囚徒。

羅賓·尤班克斯:
──《以認證的名義毀滅》作者

你可以以讓他們有國際認證為名,做這些事情或者以為大學做準備、為職場做準備等等名義,這種弱化的名稱隱藏了背後的意圖。

全球教育之父羅伯特·穆勒(Robert Mulle)r是聯合國助理秘書長,也是「全球核心教學綱要」的始作俑者。他說宗旨是為了提升集體理念,以加深集體優點、集體理解、集體關係、集體名譽,最終達到集體意識。他的「全球核心教學綱要」被老喬治·布什總統大力提倡,被稱為「美國2000」。克林頓總統又將其改名為「目標2000」,之後被小布什改名為「不讓一個孩子落後」。這就是奧巴馬的「共同核心課程標準」的背後推手。

他們都是一樣的,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在向全面洗腦的方向前行。

自約翰·杜威以來,教育的主要目標就是將孩子們迅速的統一成一種思維方式。

《共產黨宣言》的第十條稱:給所有兒童提供免費教育,並將教育和工業生產相結合。比爾·蓋茨和聯合國一起建立了一個模式,讓我們的學校變成一個由稅收支付的美國公司的培訓場。

羅賓·尤班克斯:
──《以認證的名義毀滅》作者

最終這些大部份都是由那些更能從一個政府支配的,中央型經濟獲取利益的人發起的。因為他們占據了有利位置,他們已經是政治參與者,他們不願意有競爭。

他們不僅消滅了競爭,而且提供了勞動力。這樣訓練出來的員工只滿足於一份每週工作60或70小時,一眼望得到頭的辦公室工作,所賺剛夠維持生活。

傳統上,美國人對這樣的工作是沒有興趣的。他們希望能利用上帝賜與他們的不同天賦,他們希望在一生中能做100件不同的事,發明新的東西,開公司,改變世界。然而菁英們不想要這些,所以這些要被消滅。

羅賓·尤班克斯:
──《以認證的名義毀滅》作者

這就像我們在跟隨馬克思的願景,同時又使它變得不可能,因為在訓練出這些溫順的服從的選民的同時,本有可能創造出來的,要用來再分配的財富,也不復存在。你只是還不知道而已。

當我剛開始往下深挖的時候,我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思考所有這些不同問題時,都面臨一個誘惑:即對真相視而不見。

從根本上來說,敵人正在控制我們的學校,所以問題無解。我知道你不想聽這些,我也不想聽,但它是真實的。他們希望我們的孩子變成有用的傻瓜,希望他們依賴政府,這是最終目的。所以他們以不同名目變換包裝、品牌,其實包裹的都是同樣貨色。有意的使一切下滑。我們必須意識到,這是有意而為的。

我們為他們的行為辯護,辯解說他們只是不知道怎麼做更好,我們的主意更好。其實,他們非常清楚他們在幹什麼。他們希望製造出一種新的世界人,這些人依賴政府生存。所以即使我們在討論「共同核心課程標準」,辯論它的好處和不好處,都是中了他們的圈套。他們就是想分散我們的精力和時間,把辯論引到一條死路上。

即使沒有「共同核心」,學校已經破產,並且在毀掉我們的孩子。我們看到過去70年,惡情沒有任何阻礙的一泄千里,只要政府在教育上壟斷,我們就會看到同樣的結果一直發生。

艾倫·凱斯博士:
──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更新美國創始人

最終是讓我們的孩子們,以及其他受此類教育的人,讓他們不適應自己拿主意。

教育會影響政治嗎?

我們疑惑,為什麼找到一個好的總統候選人這麼難?讓我來告訴你教育是如何影響政治的:在1980年,大約40%的美國人是保守派,10%是自由派,50%沒有立場。

我們的統計數字顯示,他們每年通過教育系統把85%的年輕人拉入自由派陣營。其結果是:

在2012年,美國已經分化成30%的人持保守主義,30%自由主義,40%沒有立場。

到2028年這個數字將會是20%保守主義,50%自由主義,30%沒有立場。

而到2036年,離現在僅20年後,就會是10%保守主義,70%自由主義,20%沒有立場。

這是從人口分析得到的結果,沒什麼快速的方法能改變它,2016年是在我有生之年最後一次,我們還有可能選出一位保守派總統。

極端主義的滲透

2001年9月11號,當傳來世貿中心被攻擊的消息時,穆斯林信徒從清真寺湧出高喊: 真主至大!

他們把一位懷孕的基督教女孩撕成碎片,並繼續在那天殺戮了9000名基督徒!

2001年9月11日,僅在尼日利亞一地就有9000名基督徒被屠殺!你們的報紙報導這件事了嗎?!

彼得·哈蒙德博士:
──前線同盟(非洲)主席、《奴役、恐怖主義和伊斯蘭》一書作者

我們給聯合國權利來挑選可以到美國避難的人。

安迪·米勒:
──田納西州自由聯盟主席

我們打開國門不斷讓更多的人進來,這是個遲早會發生的惡夢。

布瑞恩·菲舍爾:
──美國家庭電臺、聚焦點節目主持人

他們所做的,無一例外,選擇了穆斯林作為來美國的難民。這就好像從黑社會借貸,
你會付出代價,付出極大代價。

當然我出生於(難民)中,在其中被撫養大,我生活於其中,我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感受到了伊斯蘭教的影響。

霍爾木·舍瑞埃特博士:
──伊朗傳媒事工創始人、伊朗出生長大

伊斯蘭教徒被命令要用武力奪取這個世界,這是個命令,他們可能會否認,但這在《古蘭經》裏面。

想想這個:伊斯蘭教不相信婦女的權利,丈夫毆打妻子沒什麼大不了。沒有言論自由,任何不同意的人會被處決。……只要他們認為這能幫助他們消滅他們的兩個最大敵人:基督教和自由。

他們並不特別關心穆斯林窮人、婦女、黑人、環境或者兒童,也不關心未出生嬰兒的生命權利。他們那些所謂保護基督徒言論自由的權利或者關心窮人收支平衡的謊言與事實完全相反。

伊斯蘭教的教義只有16%的是跟宗教有關的,剩下的是法律體系、地緣政治體系、軍事體系、著裝要求、道德準則等等很多東西,但不是宗教範疇的。

霍爾木·舍瑞埃特博士:
──伊朗傳媒事工創始人、伊朗出生長大

為什麼像伊朗這樣奉行伊斯蘭教的國家有這麼多針對自己人民的暴行?為什麼沒有和平?為什麼那麼多恐懼?伊斯蘭國家就是這樣。

彼得·哈蒙德博士:
──前線同盟(非洲)主席、《奴役,恐怖主義和伊斯蘭》一書作者

很多人說伊斯蘭是一個和平的容忍的宗教,如果一個最暴力和不寬容的宗教歷史可以被說成和平與容忍的,那我們管那些阿米什人和門諾派教徒叫什麼呢?

帕維爾·斯特羅洛夫:
──《沙漠風暴的背後》作者、蘇聯出生和長大

很多文章紀錄顯示國際恐怖主義最先在蘇聯發明,你不用爭辯,我看了各種各樣的文章,他們培訓、資助、武裝了所有的恐怖份子,最早這些是左翼恐怖份子,名稱是解放戰線 解放運動等等。這是尤里·安德羅波夫(前蘇共總書記)的計劃。

1972年,羅馬尼亞克格勃的頭目Ion Pacepa(他後來逃到美國),他和蘇聯克格勃頭目安德羅波夫見面,他們商定並組織了4000名蘇聯特工進入伊斯蘭國家,攪起對美國和以色列的仇恨。

吉姆·辛普森:
──作家 演講者 研究員、前白宮經濟學家

共產黨看到一個離間敵人的機會,一個可以分而攻之的機會,可以集結反對力量針對他們的主要敵人:美國。

特雷弗·勞登:
──研究員 演講者、《來自內部的敵人》作者

我們知道馬克思主義者為了滲透美國的基督教會,從80,90年前就開始進入美國的神學院。你不認為他們也會滲透中東的伊斯蘭神學院嗎?

他們意識到,這些人有著同樣的統治世界的目標,他們要滲透成為領袖,然後利用這些人來完成他們的目標。

吉姆·辛普森:
──作家 演講者 研究員、前白宮經濟學家

他們中大多數人認為是在為真主而戰,他們完全不知道他們其實在為共產主義而戰。

彼得·哈蒙德博士:
──前線同盟(非洲)主席、《奴役、恐怖主義和伊斯蘭》一書作者

AK-47衝鋒槍似乎成了穆斯林恐怖份子的標誌,AK-47不是他們發明或設計或製造的,是蘇共給他們提供的。

實際上,所有的武器,不管是他們開的米格戰鬥機,裝備著雌鹿直升機的軍艦,還是在蘇丹用來掃射我們的傳教士和其他人員的機槍,這些都來自蘇聯和紅色中國。

蘇聯人創建、扶植並操縱著巴基斯坦解放組織。今天阿富汗的塔利班組織既是穆斯林組織,也有同等強烈的毛澤東主義色彩。

幾年前,在2006年,Pavel的導師亞歷山大·利特維年科(Alexander Litvinenko,1962年8月30日-2006年11月23日),一位叛逃到西方的蘇聯克格勃特工,被普京用放射性元素釙210毒殺。死之前他在倫敦曾透露,針對俄國的恐怖攻擊是克格勃所為,目的是他們可以此嫁禍穆斯林恐怖份子,使之看上去像是俄國也在反對極端伊斯蘭主義。他還透露目前蓋達組織的頭號人物是被克格勃培訓的,事實就是:蓋達組織的頭號人物就是俄國克格勃。

亞歷山大·利特維年科之所以成為被暗殺的頭號目標,真實原因就是因為他說出了莫斯科和伊斯蘭恐怖主義有直接聯繫。

斯坦尼斯·魯耐烏(Stanislav Lunev):
──前任俄國軍事情報局副局長

他(亞歷山大·利特維年科)對我一個朋友說,如果伊斯蘭極端份子有一天在美國的一個城市引爆核彈,不要相信。那是我們幹的,那就是俄國人偽裝成伊斯蘭極端份子幹的。

如果你研究當今的恐怖主義,你馬上就會意識到,伊斯蘭組織的領袖想要的,和共產黨領袖想要的是一樣的,就是權力和控制。

伊斯蘭領袖絕不是為了理想而引爆自己,正如共產黨領袖絕不會自願分享他們從辛苦勞作的人們身上偷來的巨大財富。

共產主義和伊斯蘭是雙胞胎

霍爾木·舍瑞埃特博士:
──伊朗傳媒事工創始人、伊朗出生長大

即使是為美國政府工作的人,大多數人的目標也不是(反對和抵制恐怖的)伊斯蘭教,其目標是不計任何代價的把持權力!

特雷弗·勞登:
──研究員 演講者、《來自內部的敵人》作者

你可能會說,他們勝利後,在躺滿我們屍骸的戰場上,共產主義者和伊斯蘭教徒會拔刃相向。也許是這樣,但對我們來說已經太晚了,不是嗎?

對宗教的顛覆

彼得·哈蒙德博士:
──前線同盟(非洲)主席、《奴役、恐怖主義和伊斯蘭》一書作者

傳教士在大路上被機關槍掃射,紅十字會的急救員被殺害,最駭人聽聞的是,資助這些暴行的,不僅僅是蘇聯和紅色中國,還包括普世教會協會。普世教會協會從美國和歐洲的國家教會協會會員那裏拿錢,把這些錢用於所謂的「反對種族主義」。名字很好聽,但是他們在資助恐怖主義,並且謀殺傳教士,這正是我們反對的

特雷弗·勞登:
──研究員 演講者、《來自內部的敵人》作者




俄國東正教完全被克格勃控制已經很久了。

普世教會協會過去被稱為「祈禱的共產黨」,它是一個中央機構,過去被蘇聯控制。現在仍然被俄國人通過俄國東正教把持。而俄國東正教完全被克格勃控制已經很久了。斯大林復興了俄國東正教,你覺得如果不能控制它,他會復興東正教嗎?!

斯大林是一個公開的無神論者,生活在一個全力消滅宗教的無神論體制下。但是他們復興了俄國東正教會。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可以把它作為一個克格勃直接控制下的工具,去影響世界上的其它教會。

卡羅-M.斯溫博士(Carol M. Swain):
──範德比爾特大學 法學教授、《做人民:重拾美國的信仰和承諾》作者

我看到的現象是,教會已經成為上帝的敵人!因為教會已經被名校畢業的人所滲透,這些人去教堂,但從來就不是真正的信徒。有些神學院的教授毀掉無辜的年輕人的信仰,並為此沾沾自喜。

鮑爾斯旁白:

基督教一直是主要的打擊對象,因為他們知道,如果存在一個強大的基督教會,那麼他們的世界政府計劃就永遠不會得逞。因為這個計劃的前提是要有一個世界宗教。

艾倫·凱斯博士:
──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更新美國創始人

這就是為什麼想要建立暴政的人不想讓基督教存在,我們社會的精英用心險惡(這一點我們的建國之父早就說過)。這一點最強有力的證據是,他們試圖毀滅基督教,因為基督教鼓勵那些相信神、有良知的人們,使他們有勇氣堅定的站在正義一邊。

鮑爾斯旁白:

第一步是廢除上帝之言,而上帝之言是教會的絕對權威和標準。

史蒂夫·金(Steve King):
──愛荷華州第四區眾議員

好像是那些對人們有約束力的、讓(墮落的)人們感到不舒服的話語,在慢慢的被抹掉。如果一種行為兩千年前是罪,那麼今天仍然是罪。這個道理應該經常在教堂聽到,但是現在已經不常聽到了。

鮑爾斯旁白:

研究表明,大多數美國人已經不相信《聖經》是上帝之言了。但是左派的更驚人的勝利是美國絕大多數神學院也不相信這一點了。

喬·希米爾牧師(Joe Schimmel):
──福望禮拜堂、為善而戰事工/電臺

他們意識到,如果你能影響教會,你就能影響數以百萬計的人。所以很多惡人都有一個最終目標,這個最終目標的一部份就是把教會當成實現他們陰謀的棋子。

鮑爾斯旁白:

第二步是強迫真正的基督教不越出教堂一步,同時讓有宗教情懷的人只專注於慈善之事,以把他們引向歧途。

霍爾木·舍瑞埃特博士:
──伊朗傳媒事工創始人、伊朗出生長大

我們這些西方的基督徒幾乎意識不到在美國遭到多少壓迫。我們被迫害,卻對此懵然不覺。他們告訴基督徒「你們不能做這個!」我們就說「是,先生,我們不做。」「你們不能在工作場所做見證!」「是,我們不做。」「你們不能對罪惡發聲!」「是的,先生,我們不說。」……逐漸的,基督徒能做的只有星期天去教堂盡情的禮拜,然後回家。我們已經接受了這種基督教,我們已經接受了基督教不能影響社會和政府,我們接受了敵人給我們的這些限制,我們自我設限,自己卻根本沒意識到。

艾倫·凱斯博士:
──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更新美國創始人

如果某事物不登大雅之堂,那就不能公開談論它。美國人,尤其是有信仰的美國人沒有意識到,這過去60、70年間,我們允許他們重新定義世界,以至於耶穌變的不登大雅之堂,上帝不登大雅之堂,摩西十誡不登大雅之堂。如果一個小孩子穿了一件寫有「耶穌救世」字樣的T恤會被開除,可是有人穿著寫滿髒話的衣服卻能夠大搖大擺的招搖過市。

鮑爾斯旁白:

當我研究,這一切究竟是如何發生的時,我發現了一份1953年國會的證詞,作證的曼寧·約翰遜是一個頂級的共產黨人。

他說:「共產黨發現要想毀滅宗教,一條捷徑是對教會進行滲透。如果人力有限,必須把共產黨特工集中在神學院裏。在這些學校有可能用很少的人影響未來的教士。策略是把人們的關注中心從精神引向物質。」

證詞還引用了美國共產黨創始人之一、本傑明·吉特羅的話。他說:「衛理公會社會行動聯合會最早是哈利·沃德博士組織的。其目的是把衛理公會和基督教變成實現社會主義的工具。」

本傑明·吉特羅:
──美國共產黨共同發起人

哈利·沃德博士不僅是共產主義者,而且是費邊社的成員。他的好朋友沃爾特·羅森布什也是費邊社成員,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兩個人一起創立了全國教會協會。

編者註:費邊社(英語:Fabian Society)是英國的一個社會主義團體,以古羅馬名將費邊(Fabius)做為學社名稱,成立於1884年。

喬·希米爾牧師(Joe Schimmel):
──福望禮拜堂、為善而戰事工/電臺

不幸的是,如今的大多數基督徒對《聖經》一無所知,他們接受一切上面印有「耶穌」字樣的事物,但是那並不是《聖經》裏耶穌要做的事,而是一個試圖取代真正耶穌的撒旦式的行動計劃。他們崇拜名人和人間的財富,而不是敬仰神。

鮑爾斯旁白:

共產主義的目標是把其首要敵人基督教會變成他們最大一筆財富。這個巨大的任務幾乎完成了,他們把福音教會變成一個冒牌貨,崇拜一個假的上帝,一個他們捏造的「只是愛」的上帝。一個虛假的福音說什麼行善事就能得救,而不是依靠耶穌得救。一個虛假的目標──拯救地球,而不是完成真正的「大使命」。

湯姆·迪威斯(Tom DeWeese):
──美國政策中心,創始人

你回到蘇聯解體的時候,如果你是從共產主義那邊來的,你看到世界上只剩下一個超級大國美國,世界上唯一一個建立在小政府、自由企業,個人自由,私有財產權這些理想上的國度。現在你看到這個唯一的超級大國,和你過去相信的一些都截然相反,你會怎麼做呢?

有人說:要把美國融入世界。怎麼才能讓我們進入他們的圈套呢?怎麼才能讓我們像焚書一樣,把我們的自由付之一炬呢?環境災難成為最好的選擇,你們必須拯救地球,這成為一個口號。美國人對此照單全收。環保運動成為美國聲勢最大的運動,只要是以環保的名義,人們就情願被牽著鼻子走,我們就是這麼一步步走到這裏的。

環保洗腦

詹姆斯·宛雷斯博士(James Wanliss):
──美國航空航天局、美國科學基金會研究員、《抵抗綠色惡獸》作者

他們說:我們不能無所作為,我們在毀滅這個星球,地球發燒了,我們不能無所作為。如果這是真的,那麼這是一個合理的觀點。可是在一間擁擠的劇場裏,沒有著火,你卻在大喊「著火了」,目的僅僅是讓人走開,這麼做就是邪惡的。

鮑爾斯旁白:

支撐整個環保運動的有三個理由,第一個理由:二氧化碳是一種污染物。

布瑞恩·蘇斯曼:
──氣象學家,電臺主持人、《生態暴政》 作者

在密歇根,有人在大學做了一項出色的研究,研究表明,如果增加二氧化碳的量,植物會茁壯成長。

帕吹克·摩爾博士(Patrick Moore):
──綠色和平組織共同創始人

如果你用谷歌搜索「對植物生長最佳的二氧化碳濃度」,所有人和動物都以植物為食物,(對植物的最佳濃度)是現在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的四倍。過去地球上二氧化碳的濃度是現在的6倍甚至是12倍。現在的二氧化碳濃度並沒有達到最高點,現在是一個比較低的點。綠色植物的葉子曾經覆蓋整個地球。

人們現在常用「碳污染」這個詞,事實上,如果全球二氧化碳濃度下降到百萬分之一百五十,所有植物都會死掉。那時我們吃什麼呢?除了石頭以外,沒有任何可以吃的東西了。

鮑爾斯旁白:

第二個理由:全球暖化是壞的。冰和霜是生物的天敵,從熱帶到溫帶到北極,生物多樣性減少99%。

E.卡爾文·貝斯納博士(E. Calvin Beisner):
──康華爾聯盟 全國發言人

這意味著,和那些危言聳聽者所說的恰恰相反,全球暖化不會引起更多的物種滅絕,而會保護更多的物種,使其免於滅絕。

鮑爾斯旁白:

第三個理由:世界人口過剩

超過115個國家正在逐漸消失,因為達不到每名婦女2.1個孩子的生育率,而這個生育率是一個國家生存的必要條件。近年來由於現代醫藥、環境比過去清潔,所以人口增加了。世界上容納1000億人口輕而易舉,可事實上連100億都達不到,這一代老年人開始去世之後,人口會減少到令人口學家瞠目結舌的地步。

布瑞恩·菲舍爾:
──美國家庭電臺、聚焦點節目主持人

可以把全世界的人口都遷到德克薩斯州,用1/3的土地作為居住用地,用1/3作工廠和公司用地,用1/3作娛樂用地可以把德州之外的整個世界留給大自然。

對推動環保運動的團體和個人,不需要深入挖掘,就能夠發現為什麼他們不斷散播這些謊言。

布瑞恩·蘇斯曼:
──氣象學家,電臺主持人、《生態暴政》 作者

卡爾·馬克思是整個現代環境保護運動的推手,這一點證據確鑿,可以追溯到1883年卡爾·馬克思和弗裏德里希·恩格斯合作的一篇論文《自然辯證法》。他們在談論全球冷卻,他們想嚇唬世人,說人為造成的污染使全球的氣溫急劇降低,以致於全部生物都會滅絕。Ray Lancaster 研究了馬克思的著作,他說的一句話,可以說是整個環境保護運動的核心:「人類是大自然的造反的子孫。」

有趣的是,雷·蘭卡斯特(Ray Lancaster)有一個學生亞瑟·坦斯利(Arthur Tansley),他造了一個詞──生態學(ecology),生態學這個詞是馬克思的信徒造出來的。

鮑爾斯旁白:

事情就這樣發展下去,每年的地球日是4月22日,因為這一天是蘇聯的建立者列寧的生日。

使美國環境保護運動發展的如火如荼的《生態學》這本書的作者格斯·霍爾(Gus Hall)是美國共產黨的黨魁。

布瑞恩·蘇斯曼:
──氣象學家,電臺主持人、《生態暴政》 作者

現代環境保護運動發展的推手是聯合國。

吉姆·辛普森:
──作家、演講者、研究員、前白宮經濟學家

不要忘記,聯合國憲章的起草者是艾歐格·海斯(Alger Hiss),在老羅斯福政府工作的最臭名昭著的蘇聯間諜之一,人們對此渾然不知。

特雷弗·勞登:
──研究員、演講者、《來自內部的敵人》作者

我的朋友在莫斯科接受訓練的時候,蘇聯人明確的告訴來自全世界的學生:聯合國是「我們的囊中之物」,聯合國的事「我們說了算」,它是我們推行政策的工具,它是我們的嬰兒。

幾十年來,莫里斯·斯特朗(Maurice Strong)一直是聯合國環境保護項目的負責人,他是第21號行動(Agenda 21)之父。他說:「第21號行動是世界新秩序的藍圖。理解這一點至關重要。」

莫里斯·斯特朗讓格羅·哈林·布倫特蘭(Gro Harlem Brundtland)撰寫世界的環保議程,這份文件名為《我們共同的未來》,「可持續發展」這個詞在該文件裏被首次使用。猜一猜布倫特蘭是誰?是世界社會主義黨的前副主席,而這個所謂的社會主義黨是馬克思本人發起的。

最有趣的是我調查中發現的這個人、邪惡的共產主義獨裁者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猜一猜他從蘇聯辭職之後迫不及待做了什麼?他發起組織了一個環保組織「國際綠十字」。

E. 愛德華·格里芬:
──電影製作人,演講人、《從哲基爾島來的傢伙》(美聯儲傳)作者

你提到戈爾巴喬夫,他從蘇聯的環境毀滅者,搖身一變成了美國的環境拯救者,好像毫無困難。他鼓吹的又是什麼呢?大政府、更多控制、聯合國擁有更多權力、更少的個人自由。一整套集體主義的議程。他在舊金山的所作所為和在莫斯科的所作所為如出一轍。

鮑爾斯旁白:




(左一)奧巴馬,(中)副總統拜登,(右)戈爾巴喬夫。

他並不僅是一個邊緣的小人物,他是主要領導者之一。有人認為《地球憲章》是21世紀的摩西十誡。當我發現這份文件由戈爾巴喬夫起草時,一切都明白了,環境保護主義不僅僅是共產主義操縱的,環境保護主義就是共產主義。這不是能憑空捏造出來的。

帕吹克·摩爾博士:
──綠色和平組織共同創始人

很多參加和平運動的人更親俄反美,他們把新馬克思主義帶進環境保護運動,把它推到政治光譜的極左端。綠色和平組織及其同盟者和其他同路人,他們吸納了環境保護主義的議程,如果這些議程得以實施,比傳統的發展方式對人和環境都更有害。

操縱選舉

特雷弗·勞登:
──研究員 演講者、《來自內部的敵人》作者

1995年,美國馬克思主義民主社會主義者,7000個葛蘭西式的共產主義者,他們相信通過滲透發動革命。他們接管了AFL-CIO(美國勞工聯合會-產業工會聯合會),他們接管了美國的勞工運動,他們讓自己人約翰·斯威尼(John Sweeney)做這個組織的主席,他們讓自己的門徒理查·特拉姆卡(Richard Trumka)替他們運營這個組織。他們的做法是,他們雖然沒有掌控美國所有的主要工會,他們通過影響力控制了民主黨。

在美國,從縣政委員會到聯邦一級,沒有哪一個民主黨官員不是因為工會的支持才當選的。金錢、人力、催票、甚至選舉欺詐,他們在高層發動了對南方民主黨內的保守的民主黨人、溫和的民主黨人的清洗。

現在馬克思主義者通過工會已經完全控制了民主黨的高層。所以,在美國2萬名正式共產黨員他們控制民主黨的政策,而這些政策控制著三億美國人的生活。

鮑爾斯旁白:

如果這些難以置信,請你訪問美國共產黨的「人民世界」網站,或者美國民主社會主義黨的「民主黨左翼」網站,你會發現,他們今天推動的每一項議程,明天都會成為美國民主黨在議會推動立法的內容。

特雷弗·勞登:

有很多忠誠的民主黨人,善良的愛國者,他們以為在投票選舉哈利·杜魯門或者肯尼迪。以今天的標準,你覺得杜魯門或肯尼迪,在今天的民主黨內有機會脫穎而出嗎?他們今天也許會成為茶黨的成員。他們的政黨今天正在被共產黨員操縱,但忠誠的民主黨員今天還在按黨派界限投票,他們選出的卻是馬克思主義者和與美國為敵的人,因為他們不知道民主黨已經被接管了。

鮑爾斯旁白:

已經不再是觀點不同的不同黨派了,而是我們不共戴天的敵人,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100多年前就已經開始的靜悄悄的革命推向終點。

因此,每一項議題都被用作毀滅性的武器,與我們殊死搏鬥。

所以這個過程很簡單,馬克思主義者制定政策,或是學生貸款社會化、綠色工作,或是碳排放總量管制交易、工卡登記,或是與俄羅斯簽署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或是奧巴馬健保方案、大赦非法移民,他們在背後推動頁岩油開採,他們在背後推動你們裁軍,他們在背後推動學校教育的弱智化,及「共同核心課程標準」。這些每天都在影響全體美國人的政策,都是這些小馬克思主義社團策劃的。

他們已操縱了美國的工人運動,並藉此操縱民主黨,乃至這個國家。其實,他們已在操控這個國家。

大衛·諾貝爾博士:
──《本性難移的共產主義者》作者

他們遲早會訴諸暴力,人數達到一定比例時,他們會使用暴力。如能獲得70%的人支持,他們會消滅對手,因為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不能容忍競爭。

他們一定要讓美國沉淪,這樣他們才能開始真正的統治,然後他們就要拋下偽裝,他們將在全球推行列寧主義,這就是他們的計劃。

我們將何去何從?

本傑明·頻克維赤:
──蘇聯出生長大

我的牧師在監獄裏關了五年,我表姊的丈夫被關了九年,他是一個牧師。

因為他們說:「你不能這樣敬神,你們必須以我規定的方式敬神。」政府一旦干涉我們的生活方式,真的糟糕透頂,糟糕透頂!

鮑博·富(Bob Fu):
──中國出生長大

中國有一項制度,叫勞動改造。任何警察都可以隨意把中國公民送去進行最長三年的勞動改造,毋需通過任何正當程序。

霍爾木·舍瑞埃特博士:
──伊朗出生長大

我弟弟當時十六歲,他是個政治活躍的未成年人。十六歲時他們逮捕了他。這是在八十年代初期,他們把他關進監獄,我母親去探監,他們告訴她:「別擔心,他很好。很快就會釋放。」

他們關了他兩年,直到他十八歲。一天,他們給我母親打電話說:「來認領他的屍體吧。」

他們殺了他,沒有理由,沒有審訊。可是弟弟說過他挺好,他在進步。他們甚至向我母親索取槍決的子彈錢。他們說:「我們花了這麼些,你必須付錢才能帶走他的屍體,你必須要為槍決付錢。」

阿古斯丁·布拉斯克斯(Agustin Blazquez):
──古巴出生長大

我不想離開,可是不得不離開。每天又多一條規定,又多了一個不能說的東西。

極權主義在20世紀導致了數億人的屠殺,這不是秘密。可大多數人不知道,在本世紀
環保主義正為屠殺數億人鋪路,因為人類正被視為地球最大的敵人,而通過原始異教崇拜的復興,地球已被抬舉到上帝的地位。以往不敢想像的東西,現在正變得可能。你不信這裏面有宗教因素嗎?

他們用《聖經》中約櫃的複製品存放戈爾巴喬夫的《地球憲章》,人們真的在拜它,向它祈禱,向它獻上禮物。

如果你覺得這種新異教崇拜不會達到活人獻祭的地步,請三思!僅奧巴馬當政的八年間,全球墮胎產生的嬰兒祭品就高達3.2億,相當於全美國的人口。

新的「二十一世紀議程」出臺,我們被降級了,現在我們的地位低於地球

理查德·羅斯柴爾德(Richard Rothschild):
──卡羅爾縣(Carroll County)縣長,醫學博士

如果我們的重要性比不上地球,那麼對人類使用任何暴政都可以用「維護環境」的藉口得到辯護。

誠實的環保主義者會告訴你:「呃,理想的地球人數是……,現在地球上有7億人。」他們不會說:「十億人。」他們會說:「可能幾億人吧!」

布瑞恩·蘇斯曼:
──氣象學家,電臺談話節目主持人、《生態暴政》作者

然後你問他們:「怎麼才能減到這些人數?」他們就茫然的看著你說:「墮胎和絕育沒法達到這個人數,怎麼才能達到理想數字呢?」然後我總會問他們:「你想來場戰爭嗎?戰爭能達成你的目標嗎?或者來個瘟疫,瘟疫能行嗎?或者饑荒,饑荒能行嗎?」

你知道他們心裏覺得這些能讓他們實現目標,因為不會有別的辦法能讓他們把地球人口
減少到他們認為地球可負擔的理想數字。當然,他們算計時一定想:「我將是能被允許留下的佼佼者!」

我們怎麼除掉邪惡巨人?

凱文·斯旺森:
──世代電臺主持人、《變節者》作者

形勢對我們不利,我們看到大勢所趨的方向是反基督教信仰、反家庭、反自由的社會主義在上升。我覺得人們被這些巨人嚇住了,我們需要我們的大衛出場,說:「這個沒受割禮的傢伙竟敢對抗上帝的軍隊?這大傢伙以為他是誰?」然後你去撿五塊石頭,扔一塊石頭擊中它的腦袋。這正是我們需要的。

大衛·美卡沃尼:
──McAlvany金融公司,首席執行官、《精心營造的家庭》作者

這需要付出,不僅是對一個競選周期的付出,而是幾代人的付出,對將能改變社會的理念的付出。

我們曾見到這個歷程反面的實踐,我們預期的歷程不外乎將在相同的時間段,相似的承諾下實踐。只是我們的承諾更深入,我們押上了我們的生命、財產、我們神聖的榮譽。是的,這事關榮譽。

經濟間諜與解藥

菲利斯·施拉夫雷(Phyllis Schlafly):
──「鷹論壇」創始人

共和黨有一個固有建制,推出了一些失敗者來作為黨派候選人。現在是草根階層站起來重新發聲的時候。

傑裏·博伊金中將:
──前三角洲特種部隊司令、家庭研究協會,副主席

聽著,作為基督徒,我們有宗教和道德的責任參與投票。

G. 愛德華·格里芬:
──電影製作人,演講人、《從哲基爾島來的傢伙》(美聯儲傳)作者

我們必須從政,我們必須互相聯絡,我們必須趕走那些職業政客和集體主義者。

菲利斯·施拉夫雷:
──「鷹論壇」創始人

有人認為區域委員會的職位是最重要的。

我們必須重新掌握共和黨,我在2006年5月第一次參與我們郡的共和黨會議,幾個月之內
我就被推舉為本地區域委員,因為這個職位空缺。參加第一次會議的11個月後,一天早上,我接到了州長的電話,讓我擔任我所在地區的代表。

你知道全國有35%的區域委員職位空缺嗎?我們需要真正的保守人士來填補這些空缺。從基層開始,重新掌控共和黨。

經濟間諜與解藥

首先,我們要使用本地小銀行的服務,這樣財富才能留在本社區,讓它們變得更強大、自給自足,不要再使用大銀行,它們用我們給他們的每塊錢來贊助對我們的毀滅。

其次,我們需要擺脫債務,這會讓我們每個人財務穩健,整個國家也將因此更加強健。

第三,行動起來,開始創業。一百年前70%的美國人有自己的生意,今天則不足20%。父親應該回歸家庭,揮發家庭的潛力、創造力,開創自己的家庭生意。

第四,培養孩子的創業精神,這是財富的來源,取得真正自立的途徑。這樣也就不用讓孩子上大學,使孩子們迷失。

第五,只要可能,就購買美國貨。這樣財富能留在美國,而不是拿去資助敵人,這也為美國人創造就業。最重要的,這樣就避免贊助世界上為了利益而奴役自己人民的國家。

教育騙局與解藥

斯達爾·帕克:
──C.U.R.E. 總裁、《盲目的自負》作者

今天的基督徒能做的最糟糕的事,就是把孩子送到名為「學校」的污水池中。這些不是公立學校,是政府運作的學校。說到底,它們的課程宣揚的就是世俗的人本主義。

這和孩子在週日早和週三晚《聖經》學習中可能學到的發生矛盾。這樣會使孩子們陷入絕對的困惑,然後他們就沒法分辨對錯。

凱文·斯旺森:
──世代電臺主持人、《變節者》作者

(政府運作學校)這是為了確保社會主義、人本主義、極權主義的觀點將總是獲勝,一代接著一代。直到有一天,家長開始干預,說「夠了!」直到有一天,一些人站起來說:「我們輸夠了,我們不玩了!」

斯達爾·帕克:
──C. U. R. E. 主席、《盲目的自負》作者

扭轉這一趨勢的唯一辦法是,讓年輕一代擁有《聖經》所闡述的世界觀。

喬·希米爾牧師:
──福望禮拜堂為善而戰事工/電臺

《聖經》上說:「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

《聖經》上說:「我們對自己的一切作為都要負責,尤其是養育子女。」

鮑爾斯旁白:

父親有責任讓每個孩子理解這個世界,使他不會被花言巧語所欺騙。

布瑞恩·菲舍爾:
──美國家庭電臺、聚焦點節目主持人

為了我們的文化,應該做的事是解散所有的教育機構。如果我們為教育的目地徵稅,那麼要對家長說,這些是將用於您的孩子的教育經費,這是你的錢,如果你想讓孩子在家念書,或者想讓他上私立教會學校,無論家長選擇什麼學校,教育經費都跟著孩子走。

鮑爾斯旁白:

所有教育改革的努力應集中到一點:推行教育券制度,以打破政府的壟斷,這麼做幾乎可以在一夜之間打破共同核心課程標準:糟糕透頂的學校、對不道德行為的鼓吹、環境保護主義的宣傳、以及與美國為敵的種種言論。

後者已經成了12年義務教育的主調了!再也不能因為我們的因循茍且,而把孩子送上祭壇了!

極端主義的滲透與解藥

第一,我們應要求民意代表阻止聯合國把全世界無處可去的穆斯林送到美國來。

布瑞恩·菲舍爾:
──美國家庭廣播電臺、焦點節目主持人

伊斯蘭合作組織有56個或57個,如果有一個穆斯林難民,他可以到其它56個國家尋求避難。

鮑爾斯旁白:

第二,必須與已經來到美國的人分享福音,祈禱讓他們得救,不再是我們的威脅,相反,成為我們的主內兄弟姐妹。

霍爾木·舍瑞埃特 博士:
──伊朗傳媒事工創始人、伊朗出生長大

如果你想與美國的穆斯林交流,要及早開始,同時充滿愛心。伊斯蘭教中沒有愛的存在,這是伊斯蘭教的弱點。

如果你想對伊斯蘭發動(愛心)攻勢,那是他們的弱點。因為伊斯蘭教裏真主有99個名字,卻不包括愛,沒有彼此愛和寬恕的誡命。因此,如果你愛別人、愛上帝,你就在撕開伊斯蘭的黑幕,威力巨大。

環境洗腦與解藥

第一,必須揭穿謊言

他們說的每句話都是謊言。美國是世界上最乾淨的國家,如果我們擁有自由,就永遠如此。雖然1970年代以來,美國人口增加了一倍,污染卻減少了一半。我們不是問題,而是出路。

第二,讓聯邦官員退出聯合國

整個世界的環保議題都是從這個馬克思主義的污水池滲透出來的。要在美國清除聯合國的影響力,否則就為時太晚了。

第三,參與在基層保護私有財產權的活動

讓那些不積極保護私有財產權的官員讓出自己的位置。沒有財產權,就沒有一切權利。地產的主人遠比政府機構知道什麼對自己的土地最好,這是有據可查的事實。

對宗教的顛覆與解藥

辨認叛教的教會的標誌是:

牧師講的是不是耶穌基督先被釘上十字架、然後被下葬、最後復活。講的是不是永恒的審判,是不是人的生命有限,最終每個人要站在上帝面前。說明我們是否通過接受耶穌基督而接受了上帝的恩典。

牧師是不是講要悔過,每個人要棄絕罪,接受耶穌基督為自己的救主。如果教會講的不是這些,而是別有目的,那就盡快離開那裏。

鮑爾斯旁白:

如果您是牧師,請站出來,領導大家只關心一件事:對你做的事情,上帝怎麼想?

如果您是基督徒,請誠實的分享福音。

30歲以下的美國人甚至從沒有聽過關於耶穌的真相,67%的非基督徒甚至從沒有被邀請去教堂,這是不可接受的。伴隨著救度而來的脫胎換骨的變化是美國唯一的希望。

大衛·美卡沃尼:
──McAlvany金融公司,首席執行官、《精心營造的家庭》作者

我覺得這個過程從家庭開始,從你的心心念念開始,然後一點一點的擴充。發生於公元一世紀的革命是人心的革命,然後(基督教)像雨後春筍一樣迅速傳播。因為人改變了,所以家庭也改變了,然後社區發生變化,然後世界也會隨之發生巨大的良性變化。

鮑爾斯旁白:

溫情脈脈的愛國者與風和日麗的基督徒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返,我們不能再含糊其辭。

不存在十個不同選擇,只有兩個選擇:我們或者站在上帝一邊過純潔的生活,遵從祂的律法,不論代價多麼高昂。或者站在人的一邊,成為神的敵人。

事實是,過去100年中幾乎毀掉這個國家的邪惡的人和團體,當他們這麼做的時候,全能的上帝正坐在寶座上。

這如何理解呢?

這意味著祂允許這些事情發生,這該讓我們懷著深深的恐懼跪下:為什麼憎恨這些惡人惡行的上帝會允許他們成功?!

如果每個人跪在上帝面前反省內心,說:上帝啊,我到底做了什麼,使你把祝福的手從我的國家收回!我知道每個人都曾經推波助流。
如果我們能夠悔過並在上帝面前痛改前非,下決心改過從善,我知道祂會賜福我們,還給我們一個健全的國家。這就是祂的本質。祂曾經為我們吃盡了苦,祂慈悲世人,祂愛真理和正義,憎恨邪惡。

我請你和我、我的家人一起,堅定的為我們的國家祈禱,為子孫後代祈禱。我們會竭盡全力,讓他們從新回到上帝之言、上帝的教導、上帝的道上來,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享受神的祝福。

當祂看到人的悔過,看到我們以全副身心禮神敬神,祂會出手相助,打敗現在看來不可一世的敵人。

在電影節上,我告訴孩子們:上帝不會對祈禱置之不理,祂能拯救我們的國家。

艾倫·凱斯博士:
──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更新美國創始人 




我們只要回家──回到信仰的核心,回到自由的真諦,回到對神的虔敬的愛,這種愛會戰勝一切恐懼,我們將從新找到美國!

有神的襄助,所有丟失的都能找到。有神的襄助,所有在深淵上搖搖欲墜的都會生出雙翼,振翅翺翔。「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我覺得我們的國家也是如此。

我們不必從頭找尋,我們只需從新發現;不需要東走西顧,不需要上下求索;只要回家──回到信仰的核心,回到自由的真諦,回到對神的虔敬的愛,這種愛會戰勝一切恐懼,我們將從新找到美國,這是多麼奇妙呀!

回到對神的信仰,在那裏你將從新發現美國。這就是我們現在要做的,這就是我仍然樂觀的原因,因為神能拯救我們的國家,但有一個條件:我們要先向祂請求。△

點擊鏈接看《欺詐大師:蠶食美國》(二)英文視頻

(人民報整理)

文章網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7/12/16/66584b.html
打印機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機版
 

分享至手機:
 
 
相關文章
 
圖片文章導讀
 
紀錄片《蠶食美國》中文解說詞(二)全文整理(多圖/視頻)
 
 
長孫皇后救馬夫(圖)
 
 
世界最大的耶穌降臨歷(圖)
 
 
湖南隱瞞疫情 廣東律師助維權(圖)
 
 
習近平,祭奠和活摘 你同時以國家名義進行(多圖/視頻)
 
 
文品如人品的陸游(圖)
 
 
生命裏仁慈至為重要(圖)
 
 
女律師獄中遭虐 同行控告瀋警(圖)
 
 
 
《鐵板圖》預言:中共命運與亡黨之君(圖)
 
 
聖德之君唐太宗(圖)
 
 
冬至食俗蘊藏著文化典故(圖)
 
 
中共的"一帶一路"嚇暈南亞各國(圖)
 
 
新聞簡述(圖)
 
 
朝核威脅 聯合國盼對話 美外交軍事並進(圖)
 
 
各地維權簡訊(圖)
 
 
驢友長城內生火做飯 不配合調查強行下山(圖)
 
 
 
 
還欠五毛錢 少一分錢我不走(圖)
 
 
黨官私下說:習近平是不是吃錯了藥(多圖/視頻)
 
 
國際律師協會宣布 金正恩犯下10宗反人類罪(圖)
 
 
美日韓反導軍演 美出動F-35戰機和轟炸機(圖)
 
 
推動強軍和反恐 川普簽署國防授權法案(圖)
 
 
欠糧不還 轉生成牛(圖)
 
 
入冬來賞"千面美人"山芙蓉(圖)
 
 
執行調查任務奇遇 美退休軍人直擊外星人搶修UFO過程(圖)
 
 
大科學家往返天堂地獄 完成神旨意(3)(圖)
 
 
臯陶"九德"(圖)
 
 
只是想為世界帶來歡樂(圖)
 
 
福建籌岐村民維權 多人被打傷(圖)
 
 
清廉良相神護佑(圖)
 
 
讓孩子重新微笑的"布娃娃診所"(圖)
 
 
廣西北海抗強拆 夫婦都被抓(圖)
 
 
城管局長妻打懷孕護士 引網友撻伐(多圖)
 
 
 
 
"飼料很好吃" 兩歲女兒語出驚人嚇壞媽媽(圖)
 
 
美全隊參加韓冬奧委會 黑利:朝若挑釁必滅亡(圖)
 
 
馬雲演單口相聲:億萬富豪還是奴才(多圖)
 
 
信神敬佛與惜緣(圖)
 
 
上帝讓人團圓的方式實在太奇妙了(圖)
 
 
中共"戲法日" 信訪局無人接待(圖)
 
 
趕走IS殘餘 伊拉克實現夢想收復所有領土(圖)
 
 
新唐人播出"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時間表
 
 
尊師重道的傳統美德(圖)
 
 
世界和平有愛 人民健康善良(圖)
 
 
北京兩律師湖北辦案 險遭活埋(圖)
 
 
13歲少年弒母 曾獲評優秀班幹部(圖)
 
 
習近平為世界定義光明未來 蔡奇窩裏忙刺刀見紅 (多圖)
 
 
新聞簡述(圖)
 
 
九方臯的相馬術(圖)
 
 
艾米的自行車(圖)
 
 
各地維權簡訊(圖)
 
 
減稅成功!川普一動,習近平不動也得動(圖)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12)
 
 
川普: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圖)
 
 
自我懺悔的僧人(圖)
 
 
水仙花田背後的動人故事(圖)
 
 
草場被占 內蒙牧民衝破阻擾上訪(圖)
 
 
百余白血病患遇"配捐"騙局 被騙千萬元(圖)
 
相關文章
 
 
 

本報記者
 
 
專欄作者
 
首頁 要聞 內幕 時事 幽默 國際 奇聞 災禍 萬象 生活 文化 專題 寰宇 維權 視頻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